天生演员陶虹:驰骋而不流连于名利场,以演技傍身不做谁的附庸

国家一级演员濮存昕曾用这样一句话评价陶虹的演技:自己演自己是初级阶段,她是“高级”。

在影视圈中,陶虹的演技是公认的精湛,今年一部《小欢喜》又让陶虹重返巅峰。

剧中宋倩与乔英子压抑的母女关系似一根紧绷的弦,无时不刻在牵动着观众的情绪,陶虹的演技也让大家感受到了那迫切的窒息感。

对于这段母女关系,陶虹有着独特的见解:我基本把这段母女关系,按照恋爱的模式来演。

剧里的宋倩,把对恋人的爱、给孩子的爱,一股脑全丢给了孩子,不管孩子能不能接住。

本应该站在母亲的位置上的宋倩,不断站错位置导致母女关系失衡,在她强烈的控制欲的管控下,英子终于“没电”了。

英子的两次逃离,宋倩的两次绝望。英子跳海,宋倩幡然醒悟,把过去的自己一一撕裂,那根紧绷的弦随着母女俩关系的缓和而松弛了下来。

她流泪,观众愤怒又心碎;她大笑,观众感动而欣慰。

陶虹就这样,凭借身为演员的魅力,一举一动都牵动着观众的心。

【以演技傍身,天生的演员】

导演姜文曾经说过:陶虹天生就是吃这碗饭的。

而那一年,陶虹只有21岁,还是国家花样游泳队里的一名运动员。

彼时恰逢《阳光灿烂的日子》筹备开拍,寻演员期间导演姜文见到陶虹就立刻认定:她就是王朔原着《动物凶猛》里描写的那个女孩。

“从月亮门儿里,拐出一个长着狐狸脸的女孩”,21岁的陶虹,媚眼如丝,负气含灵,明晃晃的耀眼。

虽是运动员出身,陶虹和科班出身的夏雨、宁静搭起戏来丝毫不怯懦,《阳光灿烂的日子》一炮而红,影片获得金马奖,男主角夏雨摘下金马奖最佳男主角的桂冠,也改变了陶虹的人生轨迹。

拍完这部影片之后,导演姜文建议陶虹去报考中戏:长得很灵,声音好听,适合话剧舞台。

听从姜文的建议,陶虹同时参加了北影、上戏、中戏的考试,被三所学校录取,最后她选择了中戏,成为了一名话剧工作者兼演员,至今仍活跃在荧屏中。

不同的演员在表演方面有着不同的表现,有人是因为与角色本身有相似之处而演得像,有人是演什么像什么。

濮存昕说自己是前者,而陶虹是后者,自己是初级阶段,而陶虹已步入高级。

在陶虹的演艺生涯中,她演过天真烂漫只求真爱的小龙女,也演过工于心计的蛇蝎美人;

演过灿烂的少女,也演过失智的女孩;

演过职场精英,也演过只有小学文化的农村妇女。

她可以是任何人,更是她自己。

前不久,因为《小欢喜》再度走红的陶虹接受了采访,媒体问:演戏时是否会因为沉浸其中而走不出来?

陶虹摇着头否认:“我是那种上一秒演着感人的戏泣不成声,导演喊停就能立刻跟人聊天说笑的人。”

她在表演中来去自如,游刃有余,正是应了姜文那句话:她天生就是吃这碗饭的。

【驰骋而不流连于名利场,更想做自己】

自1993年踏入演艺圈以来,陶虹拿下了一个个奖项,就连秦海璐也曾在节目里说:陶虹演什么,什么就能得奖。

但陶虹偏偏是个驰骋于名利场却不过多流连的人,在与徐峥结婚生子后,陶虹有将近10年的时间从荧屏中消失,基本淡出了娱乐圈。

偶尔在电影中以女配角露面,跟电视剧比起来在话剧场上更能发现陶虹的身影。

几乎所有人都以为陶虹这些年来淡出娱乐圈,只为相夫教子成为徐峥背后的女人,可惜不已。

是这样吗?这个原因恐怕陶虹自己听到都会感到惊讶。

外界公认陶虹在为家庭牺牲,而她不止一次在媒体面前表示:我从不觉得这是牺牲,只是在做我喜欢的事情,比如和孩子在一起,看她长大。

在陶虹眼中,比演戏更重要的,是做她自己。

淡出荧屏后,陶虹把更多的时间放在了自己、自己的家庭上,但并不依附于家庭。

偶尔接一些话剧,因为话剧可以准时上下班,方便照顾孩子,更重要的是她自己本身的热爱。

那时陶虹只是轻飘飘地说:想过日子了。

后来大家才知道,那段时间陶虹的双亲相继离世,她陷入了无尽的困惑中,状态不太好。

因为“活在角色中并不是真正的生活,做惯了别人忘了该怎么做自己了”,所以陶虹选择回归生活,比起外界猜测的所谓的“牺牲”,陶虹只是找到了自己人生中更重要的事。

她是名利场里最惬意的人,别人为名利痴为名利狂,为自己立下了一个接一个目标,没红的想红,红了的想更红。

而陶虹早早的从这个赛场中退了出来,转而去紧握那些“本来拥有的东西、可能丢失的东西,不是你忙忙碌碌的时候可以得到的东西”。

淡出演艺圈10年,她的事业起起伏伏,而丈夫徐峥事业如极速列车般勇猛飞驰,差距之下不少人认为陶虹如今依附于家庭、依附于徐峥。

其实不然,在她和徐峥的婚姻里,最好的形容是“势均力敌”,谁都不依赖谁而活。

陶虹的人生,才是“小欢喜”。

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
    所有的伟大,都源于一个勇敢的开始!
欢迎您,新朋友,感谢参与互动!欢迎您 {{author}},您在本站有{{commentsCount}}条评论